一场无果的相恋,一生无限的相思

图片

不得哭,潜脱离。

不得语,黑相思。

两心之外无人知。

深笼夜锁独栖鸟,利剑春断连理枝。

河水虽浊有清日,乌头虽黑有白时。

惟有潜离与黑别,彼此情愿无后期。

——《潜脱离》

潜脱离,黑相思。白居易和湘灵无果的相恋,如一场鲜艳的花雨,少顷间,繁花落尽,只剩下一树空枝在风中萧条。

烟波浩渺,一对炎喜欢的人只能执手相看泪眼,无语凝噎。这一次将对方的手铺开,也许就是一生的不同,去后余生,只能在回忆中寄托相思......

01

贞元六年,旅居越中的白居易回到符离家中,与邻居张家、贾家的几个同龄人在一首学习。平时里“昼课赋,夜课书,间又课诗,不遑睡眠矣”,读书、论诗,过得好不萧洒。

一日,他偶遇邻居幼女湘灵,湘灵的清纯娇痴让白居易难以遗忘,从此他陷入了喜欢情之中,那一年白居易19岁,湘灵15岁。就像清末王国维的《虞美人》词中所写:

弄梅骑竹嬉游日,门户初相识。

未能羞怯但娇痴,却立风前散发衬凝脂。

最近瞥见都无语,但觉双眉聚。

不知何日首工愁,记取那回花下一矮头。

和王国维相通,白居易与湘灵也是门户相邻,彼此心灵相吸。所以在课后书余,他们相约薄暮后,漫游在月光下的柳荫里。也许最初只是单纯的好感,天长地久,喜欢情就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。他们最先有了春愁和相思。

清风吹枕席,白露湿衣裳。

好是相亲夜,漏迟天气凉。

——《凉夜有怀》

图片

春去秋来,他们的情感在时光穿梭中日好添深。即使秋深露寒,也阻截不了他们想见对方的心。夜里的风更增补了一份清寒,露水也升了上来,打湿了他们的衣衫。然而炎恋中的人,心是炽炎的,感受不到寒意,只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,来不敷将心中的话说完,就不得不脱离。

湘灵不擅诗词,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喜欢的传递。白居易以湘灵的口吻替她诉出想念:

子夜衾裯冷,孤眠懒未能。

笼香销尽火,巾泪滴成冰。

为惜影相伴,通宵不灭灯。

——《寒闺夜》

子夜人静,笼中香已燃尽,只有残灯伴着孤影。方今寂寞侵占,想念成河,只能守着窗子,看眼欲穿期待天明。

图片

02

初恋是优雅的,却总是很短暂。白居易不是碌碌之人,他不光有喜欢情,更有一番爱国豪情。贞元十四年,白居易辞家前去浮梁,投靠年迈,想要参添科考。湘灵虽不弃,也不及不为亲喜欢人的前途着想,含泪送他离去。

白居易清新湘灵心中的不弃,就再一次执笔替她诉出心中的相思:

九月西风兴,月冷霜华凝。

思君秋夜长,一夜魂九升。

二月东风来,草柝花心开。

思君春日迟,一日肠九回。

妾住洛桥北,君住洛桥南。

十五即相识,今年二十三。

有如女萝草,生在松之侧。

蔓短枝苦高,萦回上不得。

人言人有愿,愿至天必成。

愿作远方兽,步步比肩走。

愿作深山木,枝枝连理生。

——《长相思》

湘灵十五岁时与白居易初相识,八年的相知相恋,他们的喜欢已经刻入彼此心里。可是前路漫漫,欧宝品牌众数的无法展望会层叠展现。而且他们现在前也预感到了门第的不同,能够会影响到他们的异日。

白家虽非达官权贵,也是世代书香,是湘灵家族抬看而不走及的高度。可是他们照样心存幻想,期待老天会帮他们实现心愿。他们憧憬,只要让他们能比肩而走,哪怕隐入山林,日日与野兽为伍,哪怕成为林中草木,经受凄风苦雨侵占,他们也无仇无悔。

图片

03

然而,现实总是那么残酷。不论他们如何竭力,命运终是异国放过他们。

贞元十六年,白居易高中进士,衣锦还乡,再次与湘灵召集。可所以白母为主的白氏家族,却公开并态度坚决地指斥这段恋情。无奈的他们只能将恋情转入地下,暗地里偷偷相会。

两年后,白居易脱离符离进京参添吏部考试。在进京的路上,路过洺州,寄居寓所的夜间,他独倚窗棂,看着外貌深不见底的黑黑,心中涌首浓浓的想念。他与湘灵的一幕幕仿佛就在刻下,家族的指斥声也同时压顶而来。他与湘灵的喜欢情,似乎深处迷雾之中,看不到异日。怀着满腹相思与纠结,他写下了《寄湘灵》:

泪眼凌寒冻不流,每经高处即回头。

遥知别后西楼上,答凭栏干独自愁。

在通过邯郸时,又写了《冬至夜怀湘灵》:

艳质无由见,寒衾不走亲。

何堪最长夜,俱作独眠人!

也许,这次的脱离就预示了今后的终局,白居易心中足够了失看。

04

贞元二十年,白居易举家迁去渭南。湘灵清新今日脱离将是死别,此生再难相见了。所以她将一壁铜镜和一双本身亲手做的鞋,送给白居易。不同在即,已无说话能够外达他们的情感,只有泪眼婆娑,稳定相对。

民国才女林徽因曾说过:“终于清新,有些路,只能一幼我走,那些邀约好同走的人,一首相伴雨季,走过年华,但有镇日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。”白居易与湘灵也相伴走过了众数个优雅的日日夜夜,却在今日的渡口离散,从此海角天涯,再无召集之期。

图片

白居易走后,以一首《感秋寄远》遥寄本身的相思:

忧忧郁时节晚,两情千里同。

离忧郁不散处,庭树正秋风。

燕影动归翼,蕙香销故丛。

佳期与芳岁,牢落两成空。

这一年白居易33岁,湘灵29岁,在最美的年华,他们重逢相恋,可是最后照样异国能够走到一首。

05

此去一别就是十数年,白居易也已结婚成家,夫人杨氏亦是知书达理之人,可湘灵照样是白居易心里深处不敢触碰的痛。

梅雨季节刚过,夫人布局家仆将家中被褥、鞋帽等拿出来晾晒。白居易再次看到了湘灵送给本身的那双鞋,睹物思人,暂时间思绪万千,所以一首《情感》挥笔而就:

中庭晒服玩,忽见故乡履。

昔赠吾者谁,东邻婵娟子。

因思赠时语,特用结终首。

永愿如履綦,双走复双止。

自吾谪江郡,漂荡三千里。

为感长恋人,挑携同到此。

今朝一忧忧郁,逆复看未已。

人只履犹双,何曾得相通。

可嗟复怅然,锦外绣为里。

况经梅雨来,色黯花草物化。

如诗中所说,白居易是长情之人,他喜欢湘灵,虽未能白首相依,但却为她耗尽了一生相思,也写尽了一生相思。

汴水流,泗水流,

流到瓜州古渡头,吴山点点愁。

思悠悠,恨悠悠,

恨到归时方首息,月明人倚楼。

——《长相思》